位置导航>> 首页>>缤纷校园>>正文
详细新闻
杜莉:为什么要上武大
发布时间:2018-12-30 12:20  作者:  来源:  访问次数:

20181222日,应校招办好友之邀,以为什么要上武大为题,为高中家长们做宣讲,让我得以将心中那份对她隽永深厚的情感诉诸笔端、整理成文。

一、理由之一:珞珈之美

早年,郭沫若先生将武大校园称为物外桃源,后来在《洪波曲》一书中做了细致的描绘:宏敞的校舍在珞珈山上,全部是西式建筑的白垩宫殿。山上有葱茏的林木,遍地有畅茂的花草,山下更有一个浩渺的东湖,湖水清深,山气凉爽。太平时分在这里读书,尤其教书的人,是有福了。如此说来,我算是一个顶顶有福气的人呢!我生于斯,长于斯,学于斯,教于斯,从读书到教书,在这座山上渡过了我的幼年、少年、青年和中年,还将安度我的晚年,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有福气的武大郎,我想这应该就是今天我能站在这里为各位推介武大的原因之一了。

我特别特别地热爱这座校园,深深迷恋她的美。历经125年人文浸润,学脉赓扬,武汉大学成为名副其实的最美大学。大家穿过国立武汉大学的正门牌坊,会在右手侧看到一块不起眼的石柱,上面镌刻着这样一段文字——《珞珈赋》,是我校1988届中文系校友何五元在大二时一笔写就,上写:

珞珈有山,雄峙东湖之南,遥踞大江之阴。东临碧水,磨山依稀弄影;西起洪岳,宝塔巍然可登;南极通衢,达中南之枢纽;北揽湖光,仰屈子之行吟……树耸山间,草肥谷底。林荫蔽日,郁郁葱葱;花繁满树,嫣嫣灼灼。千虫鸣唱,百鸟吟歌,山富芳草之鲜美,地耀落英之缤纷。春桃秋桂,夏榴冬梅——赏奇花一树,感彻肺腑;嗅清香几脉,沁透心脾。樱花赛雪,始发仲春之际;梅朵胜缎,笑傲岁寒之末。亭台楼阁,绿荫掩映;箫簧琴瑟,歌舞悠扬。芬芳馥郁兮最美校园,今夕何夕兮最美时光!

我常想,该是对武大怀有多么深刻情感的人,才能一气呵成写下如此美妙的文字。闭眼静思文中的情景,真是想想都觉得美。而武大之美,却远不止于这些。她不仅美在风光,更美在精神,美在气质。一檐一角勾勒出中国传统文化之美,一楼一木展现出现代大学布局之妙,樱顶老图书馆的琉璃绿瓦和未名湖畔万林博物馆的棱角分明相映成趣,那是人文传统与科技精神的完美邂逅,这种美,可能全中国你唯有在珞珈才可一睹吧。

清晨,漫步校园,一阵阵从未名湖边、小树林间若隐若现的读书声悠然入耳;中午,穿梭于图书馆的同学会懊恼自己来晚了,放眼望去座座皆满,不分周六日;夜晚,你会发现那一座座教学楼、实验室的通明灯火与苍穹中的点点繁星交相映衬,晕染出珞珈山景别样的美。如果说,这些还只是珞珈山的表象之美,她更深层次的美还体现在课堂上师与生之间的和谐共鸣,体现在课后丰富多彩的学术活动以及那一次次直面大师风采、聆听智者声音的难得机会。一代代优秀的珞珈学人在这里砥砺学术、传播真理、探索新知,创造奇迹。这所崇尚自由、追求卓越的大学,能够为大家丰富知识、多元选择、自主发展、放飞梦想提供一流的教育资源。

2013年,逢武汉大学建校120周年,学校与我约稿,以论武大精神作为命题,为此我写下了这篇《影响我生命的武大人》……

二、理由之二:珞珈之师

影响我生命的武大人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武大郎,受珞珈山水之泽被,在这静谧的校园里度过了我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我既是武汉大学教育的受益者,也在这里实现了自己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梦想。所以,我是一个深怀珞珈山情结的武大人。逢母校双甲子寿诞,当接到论武大精神这一命题作文时,虽深感难于驾驭,亦感不容推辞。武大精神应可理解为武大人之精神,所以,我想记叙对我的人生产生深刻影响的几位武大人

大学之大,非大楼之大,而在大师之大。我想家长们一定很关心,如果您的孩子进了武大,会遇到怎样的老师?

在我的这篇文章中,我回忆了我与武大两位极其普通、极其平凡先生的过往——我的导师和我的父亲。

【影响我生命的武大人】总记得大学二年级时,周茂荣先生给我们上《世界经济统计》课程时的情景——大热天,先生总是不怕麻烦,用一个平板推车,大汗淋漓地从院图书馆借出一摞一摞的统计年鉴,让班上的同学人手一本,给我们介绍各种统计指标和方法。

2003年,我考入世界经济系攻读硕士研究生,有幸拜在先生的门下,自此得以近距离地受到先生治学与为人的熏陶。2007年初,我赴巴黎完成欧洲研究中心的一个项目。说来惭愧,那一年我30岁,却是第一次离家出远门。那时,先生也在巴黎做高访,他亲自到机场接我,晚上8点下飞机,把我送到住处已过深夜11点。期间,我那近30公斤的大箱子,就靠先生帮我扛上扛下。见我很不好意思,他还一直安慰我,说我的箱子比他前一周来机场接的另一位学生的要轻很多。他扛着箱子上下楼梯的宽厚的背影,让我不自觉浮想起朱自清的那篇名作,心中涌动无限的温暖。那一年,先生62岁。

我想记叙的第二位对我深有影响的武大人是我的父亲杜金元。他是数学与统计学院的一名老教师,一直给本科生上《数学分析》这门基础课程。严格上说,父亲并不具备优秀教师的典型形象——他操一口标准的湖北新洲口音;衣着极不讲究,学生笑称他像进城的村干部;课堂上讲到兴奋之处会跃上桌子,点起一根烟,有时还会摸着学生的头骂上一声你这个蠢材。他不羁的教风一点也没有减弱学生对他的喜爱,他是武汉大学第一届十大名师,学生这样评价他:老杜用他浓厚的乡音把我们引入一个数学的世界,在前进的大路上带着我们欣赏沿途美好的风光,体味数学之美。

老先生在大学的讲台上一站就是30多年,学生们说他把数学上成了一门艺术,这其中的奥妙我不得而知,仅讲一个小小的事例:每个学期,学生期末考试阅卷结束后,他都一份一份在卷子上的给学生写评语——试卷反映出哪些问题、哪些知识点没弄清楚、下学期怎么改进。先用红笔手写在试卷上,然后唯恐字迹潦草,学生难以辨识,要我帮他一份一份地在输入电脑,打印出来,裁成小条,交给教学秘书代为分发给每一位学生,他自己把这个美其名曰试卷诊断书。我常常因为敲打近百个学生的试卷诊断书而心生厌烦,可老先生却沉浸其中、乐此不疲。

这就是珞珈山上的先生,这就是武汉大学的老师,他们极其普通、极其平凡,平凡普通到他钻进人海,你就寻他不见。可就是他们让我真正地理解了为什么世人用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来形容老师。

记得我上大三时,上了一门选修课,叫《唐诗宋词鉴赏》,课堂上那位先生总是带着我们摇头晃脑地吟诵古诗,那时我只觉得这位先生既博识又有趣,倒也不算特别。多年后,我在央视的百家讲坛上看到了他——李敬一。

我有一个邻居,小我两岁,我总叫他小肖、小肖,而他总是礼貌地称我姐姐,我们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只知道他和我一样是一名武汉大学的年轻老师,甚至连他的大名我都不知道。昨天,我在校官微点开第九届我心目中的好导师新闻时,我惊讶地发现我的这位弟弟居然位列其一。更加惊讶地发现,他不满40岁,武汉大学年轻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珞珈特聘教授、珞珈青年学者、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一系列的荣誉光环简直耀瞎了我的眼。我赶忙向他表达了我的有眼不识泰山并致以热烈的祝贺,他谦逊地说:姐,我在武大简直太普通啦!

确实,武汉大学有太多太多像周老师、老杜、敬一先生和小肖这样的老师,他们貌似普通,却暗吐芳华

2017年,我的导师周茂荣老师发表了一篇论文《特朗普逆全球化对一带一路实施的影响》,这一年他73岁。昨天,我不经意地在父亲的书桌上看到了一摞用红笔勾勾画画的英文文章草稿,原来他正在为他曾经的一名学生修改投稿的论文,在那页纸的左上角,他用他那依旧潦草的字迹写着三个字——有趣味!今年是他的古稀之年。已经退休多年的他们做的这些,既不能提职称,也不能加工资。是什么样的先生在颐养天年、含饴弄孙的年龄,还在奋笔疾书、笔耕不辍,还在为曾经的学生修改论文,这就是武汉大学的老师,珞珈山的先生,他们不为名利,只因热爱,只因有趣味

【影响我生命的武大人】2010年,学校举办了我最喜爱的十佳优秀教师的评选,那是一次完全由学生投票的评选。那一天,站在领奖台上的有我的恩师周茂荣教授,也有我的父亲。我想他们是幸运的,但是比他们更幸运的是作为学生、作为子女的我。唐代刘禹锡写下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我想这诗句之于依山傍水的武汉大学是再贴切不过的了。写到此处,我想已无需用笔墨对武大精神做更多的总结和提炼。

今年2月,中国高等教育学会首次发布高校教师教学竞赛状态数据,武汉大学在全国所有高校中位列第一。自2012年,第一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鸣锣开赛至今已举办了4届,武汉大学基本上是弹无虚发,连续四届夺得五个一等奖,在全国高校中仅此一家。这既是武汉大学重视本科教育之明证,也可视为珞珈薪火之传承。而本人今天能够有幸在这里为大家介绍武大,也是因为我在2012年为我深爱的武大拿下了第一个全国一等奖。也因为这项荣誉,我的照片有幸进入了今年我们125周年校庆的校史陈列馆。

那天下午,我的朋友告诉我:杜莉,我们在校史展上看到了你的照片!我连忙邀上的我的父母爬上了樱顶的老图书馆去看校史展。我为何如此激动?记得25年前,武汉大学百年华诞,学校也举办了100周年校庆的校史展览。我清晰地记得,一进门是我爸爸的一张照片。那是一张1991年他被国家教委、国务院学位委授予有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在人民大会堂接受江泽民和李鹏接见的照片。弹指一挥,25年倏忽而去。父亲已经离开了武汉大学的讲台,可是,我的照片挂在了校史馆的墙壁上。那一天,我们父女俩都很开心、也很激动,只因我们是两代珞珈人。我在《影响我生命的武大人》中做了这样的结尾:

本月初,朱景尧先生在睡梦中安然辞世,景尧先生对于我是先生的先生,周茂荣先生再次追忆起当年景尧先生从ABC发音开始,一点一滴传授语法的过往。前几日与周老师谈起日本经济的一些问题,先生建议我去查阅院图书馆一些日文的期刊,当然先生知道我并不懂日文,表示如需协助,他可以为我翻译。当时,内心除了感动,更暗暗对自己许下日后也要对我的学生说同样话语的承诺。

父亲在讲台上站了30多年,从小杜站成了老杜,从老杜站成了杜老。四季在珞珈山樱、桂、枫、梅的交替中流转,今年年底,父亲就要退休了。可能珞珈山的课堂上不会再传出那样铿锵有力的新洲话了,但是我这个小杜顺着父亲和师长的脚印,踏上讲台。日后,我也会向我的学生追忆周先生当年的过往,我也会在这三尺之地一直站成老杜杜老”……

这就是武汉大学的老师,有坚守,更有传承。

三、理由之三:珞珈之生

说完了武大的老师,我们再来聊聊武大的学生。

我在网上看了一个帖子叫一个饭局告诉你:为什么一定要上好大学!讨论的是去年一张刷爆了整个朋友圈的聚餐照。原来是中国互联网届最有权势的大佬们在聚餐。如果你以为这仅仅是一群会赚钱的大佬,那就错了,这还是一群学霸...... 小米的雷军2年修完4年本科学分,美团的王兴是保送进的清华……请允许我把我们武大的学霸照片做得格外大了一些。

千万不要以为上面的照片是个小概率事件。在2016年度,《国际金融报》的记者对中国A500名上市公司高管的教育程度的做了个分析和调查,最后发现,84%拥有高学历,48%毕业于985高校。为什么要选择上武大这样的名校?名校不能确保人生的上限,却能设定人生的下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