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首页>>校史钩沉>>正文
详细新闻
珞珈建筑话纵横
发布时间:2009-12-23 14:47  作者:  来源:dchdch  访问次数:

武汉大学座落于风光旖旎的东湖之滨、珞珈山麓。古朴典雅的建筑依山耸立,在湖光山色的映衬下,更添风姿,令人仰幕。一组一团的宏伟建筑,不仅提供教学,科研的基本条件,也是武汉东湖风景区的一个重要景观。武汉大学的建筑成就,是自一九二八年选点珞珈山为新校址以来,许多仁人志士赋予心血的结果,也是成千上万劳动人民智慧和汗血的结晶。

  一九二八年,国民政府决定改组武昌中山大学,组建国立武汉大学。校址暂设在武昌东厂口中山大学内。学校设文、法、理三院和文、理预科组。在校学生290余人,规模甚小。当时一批教育,科学界知识分子痛感国家贫穷,极力推行教育救国的主张。他们认为,武汉当时是中国经济的中心,而文化却落乎其后,应该在武汉办一所象样的大学。一九二九年任武汉大学校长的王世杰和著名科学家李四光都极力主张在武汉办大学。王世杰曾说,关于办武汉大学“经深思熟虑后,不办则已,要办就当办成一所崇高理想、一流水准的大学”“武汉市处九省之中央,相当于美国芝加哥大都市。应当办一所有六个学院—文、法、理、工、农、医规模宏大的大学。十年之后,学生可达万人”。对办学的模式和规模提出一整套设想。他还认为在当时的情况下,新大学的创建需要有五个条件,即适当的校舍、完善的设备、确定的经费、良好的教授和严整的纪律。他在解释“适当的校舍”时说:“就中国现时的各大学说,没有一个大学可以说是有了一个系统的建筑的。如北大是前京师大学堂和别的学堂改建。如中央大学、广州中山大学都是前高师班改成的。但所谓京师大学堂、高师等等实在不过是中等学堂的形式。一个中学的校舍如何能办成一个真正的大学呢?武大也是高师改的,所以要想将武大造成一个真正的大学,第一个条件便是完成新校舍的建筑”。李四光早在1919年从英国归国的的航船上就与农学家叶雅各谈起湖北武昌城外有个落驾山(1928年至1930年,闻一多在校任教时将落驾山改为珞珈山)。他们想象着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建设一个大学。李四光后来说:“中国现在太没有建设的工作了,尤其是教育方面……现在我们要努力建设这个武大,就是要让国人清楚,建设并不是不可能或太难的事”。

  一九二八年七月,国民党政府大学院(后改为教育部)院长蔡元培指派刘树杞(时为湖北省教育厅长)等八人组成国立武汉大学筹备委员会。八月六日,任命李四光、王星拱、张难先(时为湖北省财政厅长)、石瑛(时为湖北省建设厅长)、叶雅各(时为湖北省建设厅农业专家)及麦焕章等人组成校舍建筑设备委员会,李四光任委员长,叶雅各任秘书。趁着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李四光、刘树杞、张难先、石瑛、王星拱等人,循湖北陆军测量局绘制的地图所标方向,会同前往珞珈山实地踏勘。登山眺望,东、北方面临郭郑湖(东湖);西方是茶叶港(东湖之湖汊);南方可见卓刀泉古寺;朝北望去,山峦起伏,狮子山、火石山、笔架山、小龟山、乌鱼岭、团山、扁扁山、侧船山、廖家山、郭家山、等大小十几座山丘尽在眼下。现场踏勘后,大家认为不虚此行,这样一个三面环水,青山相间的幽雅环境,是理想的建校基址。十一月二十八日,武大建筑设备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决定在武昌珞珈山建设新校舍,并向中央申请一百五十万元建筑设备费。获准后,开始工程前期准备。不料,刚刚修筑马路,湖北省政府突然以战占用民地过多为由,要武大停止建设。第二年六月,校长王世杰邀请省政府有关人员同赴珞珈山察看。看后,大家认为在此建设学校有三大优点:一、风景优美,有山有水;二、当地山石居多,农田有限,不致占去很多耕地;三、在此山建校,启发文化,对武汉市民特别有利。八月十五日,湖北省政府发出布告,公布武大建新校舍圈定的红线范围:东、北以东湖滨为界,西以茶叶港为界,南自东湖滨至茶叶港桥头止。总占地面积三千亩。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当武大再兴土木时,武昌业主会有两百余名坟主联名向省政府控告武大破坏风水,提请政府另选校址。十一月五日,湖北省政府函告武大,珞珈山新校址的建设应立即停工,另选南湖或徐家棚无坟地区兴建校舍,后经王世杰、叶雅各、熊国藻、邵逸周等人周旋力争,工程才得以继续进行。

  一九二八年,叶雅各受建筑设备委员会之托,赴上海物色建筑师人选。经人介绍认识美国建筑师开尔斯(F•H•kales1899-1978)。开尔斯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建筑系。三十年代参与中国许多大工程的建设,对中国建筑艺术颇有研究,造诣较高。叶与其叙说,情趣融合,欣然接受新校舍的设计任务。随即学校花五百元包专机一架,从上海直航武汉,飞达珞珈山时低空盘旋,俯瞰全貌。次日,开尔斯实地踏勘,对珞珈山的地理形势极为赞赏,提出以狮子山为校舍建筑之中心,各院、系教学楼分别建在各山丘上,珞珈山南麓和西边(杨家湾)一带分别为教工生活区和商业区的粗略想法。他将这些想法融汇于以后的总体规划之中。

校舍的平面布置,根据地形起伏较大的特点,采取依山就势的自由手法,形成组团建筑,轴线清晰,主次分明,和谐协调,群而不乱。狮子山上的建筑组团,采用对称平衡中央突出的手法,图书馆座落主位,宏伟庄重。东翼文学院大楼和西翼法学院大楼的后沿在图书馆前沿轴线之上,即居于宾座又自成体系,无喧宾夺主之感。图书馆的前方,学生斋舍抱坡而建,从坡底拾级而上(95级)可达屋顶平台,而平台的标高与文、法学院大楼室外标高一致。故斋舍屋顶平台即为图书馆和两翼的楼前广场。运用“天平地不平”的手法将学生斋舍抱山而建,不仅利用地形有独道之处,而且以屋顶平台同其它建筑物有机地联系起来,产生强烈的整体感。远眺耸立于狮子山的这一团建筑,好似一座高大壮阔的巨大宫殿,气魄宏伟,蔚为壮观。另有三团建筑物均以运动场为中心兴建。从运动场中心点向南北、东西各幅射一条轴线。南北轴线形成理学院一组建筑和工学院、水工实验室一组建筑。理、工学院分居运动场北、南两端的笔架山和火石山上,遥相呼应。东西轴线形成座落在小龟山,乌鱼岭的大礼堂(现人文科学馆)、物理楼、生物楼一组建筑,向西直达体育馆。体育馆以东、运动场以西布置校园,植以花木、供师生室外憩读。运动场建于笔架山、火石山之间的山谷低处,利用东、南、北三方自然的峡谷山坡建筑看台。在利用地形上颇见功力。此外,生活福利用房也作了详细规划。女生宿舍建于理学院东、北方的团山上,在连接各区的适中之处建医疗、邮政、书店等服务网点。校区的水、电、卫生、道路、园林等市政工程都一一纳入规划。按当时招生1000—1500人的规模,是一个理想而美丽的校区。

珞珈山新校舍最初设计包括:(一)文、法、理、工、农、医六个学院,大礼堂、图书馆、总办公厅、体育馆、饭厅等大建筑十余栋;(二)男生宿舍六栋、女生宿舍一栋;(三)电气厂工厂各一栋;(四)教职工住宅大小数十栋;(五)其它零星房屋若干栋;(六)自来水及园林设备;(七)校内及近旁纵横马路数十华里。各类建筑物的设计要达到实用、坚固、经济和美观的标准。经过中、外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共同努力,总体规划和技术设计吸取中、西建筑形式之长,溶古典建筑艺术与现代建筑艺术为一炉,开创了我国建筑学上的新风。

  规划设计完后,进入施工阶段。学校聘请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缪恩钊任新校舍监造工程师。缪邀请十余名工程技术人员组成工程处,负责施工技术监督、质量检查及部分设计工作。学校以工程招标选拔第一期工程施工单位。经审定参加投标的甲等资格的厂商有:(一)汉口汉协盛营造厂;(二)汉口康生记营造厂;(三)汉口袁瑞泰营造厂;(四)上海六合公司;(五)上海方瑞记营造厂。可以参加主要建筑工程的设标。审定参加生活福利用房和一般教学辅助用房投标的乙等资格的厂商有:蔡广记、胡道生合记、永茂隆和协昌华记。二十年代未,武汉三镇的安装工程由汉华公司独家经营,第一期新校舍水、卫、暧工程大都由该公司承包。1930年1月,第一期工程投标后,在35429平方米的校舍中,除2394平方米生活服务用房由乙等资格的厂商得标外,其余均由汉协盛营造厂得标,总承包价130余万元。1930年3月,文学院、理学院、学生宿舍、饭厅及礼堂、教授住宅及立于街道口的大学牌坊等主要工程相继开工。第一期工程的施工是在极艰苦的条件下进行的。三十年代初,东湖周围人烟稀少,珞珈山乱石遍地,草木丛生。加之尚无电源和机水。以千、万吨计的建筑材料运达现场,十分艰巨。施工机械无电不能启动,施工用水,大型金属结构件和钢筋水泥预制件的横竖运输,全靠肩挑背扛或人力绞车、滑轮等简易机具。设备之低劣,工人之艰苦,不言而喻。在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群众的共同努力下,1931年10月,第一期工程的土建和安装计划全部实现。12月份,学校由武昌东厂口向珞珈山搬迁仪器设备(价值76万元)、图书资料(149969册)及其它物资。全校613名学生和178名教职工迁入新校舍授课。

 1932年至1937年7月,图书馆、工学院、法学院、理学院扩建、体育馆、水工实验室、农学院及部分生活用房共43167平方米相继开工。图书馆、工学院、法学院、体育馆、水工实验室由上海六合公司承包施工;理学院扩建和农学院由汉口袁瑞泰营造厂施工。此时,水电管线均由学校接至施工现场,施工条件大有改善。

从1930年2月至1937年7月,历时七年。除抗日战争爆发农学院暂告停工外,其它工程均已竣工。建成各类校舍78596平方米。耗资400万元,其中建筑、安装工程340余万元;征地、设计、市政建设57万元,经费来源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中央政府和湖北省政府特拨经费;二是经教育部核拨一九二八年、一九二九年武大经费结余款;三是其他机关及私人(汉口特别市政府、中华教育基金董事会、中央庚款董事会、湖南省政府及黎宋卿)捐款。新校舍建成后,教学及行政用房、学生生活用房、副教授以上人员住宅均得以解决。讲师以下教职工的住宅因经费筹措困难只部分解决。

1936年底,由于新校舍落成,学校设文、法、理、工、农五个学院,15个系和法、工研究所。在校学生670人,教职工237人。一所多科性的综合大学在东湖之滨、珞珈山麓初具规模。

1937年底,日冠由南京、芫湖、镇江兵分三路沿江北上,与华北南下的日军夹击徐州,企图打通南北联系,构成从华北,华东进击武汉的大包围圈。1938年初,武汉已成为被日寇三面包围的孤岛,岌岌可危。在国难当头、形势日趋恶化情况下,1938年2月,学校西迁四川乐山。学校克服行政重重困难,于7月份基本完成迁校工作。迁校舍乐山初期,校舍大都是租借破旧宙宇充当教学、实验及生活用房。因财政支绌,经济困难也无力修缮。以后随着形势发展,维修旧房成为校舍建设的主要任务。先后维修教学、生活用房17项,也陆续新建部分校舍,以解决教学、生活的最低需要。师生员工在艰难困苦中度过八年。抗战胜利后,一九四五年九月,学校成立复校委员会,委专人先赴珞珈山清查接收校产,作为复校准备。抗战期间,珞珈山校舍先是被日本侵略军作为侵华司令部中原分部,后为日军野战医院占用。日冠投降后,工学院及部分教员住宅仍被日俘伤兵占用,其余大部分房屋驻扎美国空军十四航空队和国民党第十五师。八年抗战后,校舍大体完整,但内部的桌椅、门窗、地板、水电却遭严重破坏。修复工作极为艰巨。经过半年准备,1946年3月6日首批物资自乐山由水路启航,首批人员由陆路登程。师生员工偕家眷历尽艰辛于10月全部东还珞珈山。复员后,除陆续修复校舍和设备外,原农学院在东湖附近置有五千多亩农田、果园和林场因八年沦陷荒芜甚多,也进行了垦荒兴种和修理复原工作。

1946年10月,国民党政府教育部令武汉大学设立医学院。经过筹备于1947年初第一次招生,并于武昌东厂口老校舍设附属医院一所。武汉大学组建之初,就有建成包括六大学院的多科综合大学的宏伟设想。经过十九年的努力,到医学院建立后,六大学院的理想才全部实现。1948年学院设六院十九系,十七个科研所室。馆藏图书馆达到十五万四千余册。在校学生达1500余人,教员297人。这是解放前武汉大学规模最大,人数较多一个时期。

  纵观珞珈山的建设史,我们怀念为学校发展而呕心沥血的先辈们,敬仰他们远见卓识的艰辛创业的精神。这一切必将激励我们热爱武大和为办好武大而奋进。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文章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相关阅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0
武大校报
专题网站
发稿统计

 电子邮箱:wdxw@whu.edu.cn 新闻热线:027-68754665       

通讯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珈山 传真:68752632 邮编:430072